• 郭德纲直面抵制风波:实在没辙就摆摊说相声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行政人员创造行政文化,行政文化影响行政人格的塑造,行政文化和行政人格在行政过程中相互影响。正是由于这种相互影响,造就了行政人格的特殊性。本文通过对行政文化和行政人格分别进行阐释,理清了二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并对行政文化对行政人格的塑造作用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行政文化;行政人格;塑造根据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目前的行政体制改革正在稳步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对行政文化和行政人格的形成有着重要作用,同时行政人格反作用于行政体制。因此,厘清行政文化对行政人格的塑造作用,有利于良好的行政人格的形成,同时也有利于行政体制改革的进行。一、行政文化的内涵行政文化作为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在不同的社会生活领域具有不同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在行政活动领域即表现为行政文化。在社会文化基础上形成的行政文化具有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不同的行政活动。在学术界,行政文化主要有以下3种观点:1.行政文化是由国家行政组织的物质设施、组织制度和行政组织及人员所应共同具有的思想、价值观念、应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生活方式等所整合的文化模式,它是文化在国家行政管理活动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特殊模式,是行政物质文化、行政规范文化和行政意识文化有机结合的整体;i2.行政文化是政府官吏或公务员所应共同信守的行为模式、生活方式、人群关系及价值观念;ii3.行政文化是政治活动中的一种主观意识领域。iii这些观点从不同的角度对行政文化做了阐释,根据以上定义,我们把行政文化定义为: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通过行政社会化所形成的持久影响行政主体的行政行为、行政倾向的行政思想、行政制度和行政心理。二、行政人格的内涵行政人格内涵的界定是行政人格塑造的前提和基础,它是行政人员区别于其他社会群体的内在规定性。行政人员是行政人格的载体,它既是一种职业、身份、地位,也是一种角色。在这里,只把行政人员作为一种角色来理解,行政人格正是基于行政人员这一角色所赋予的地位和身份而形成的角色人格。作为一个较新的学术概念,学界对其没有统一的定义。我们选择张康之教授对行政人格的定义,即“行政人格是行政人员与社会其他成员相区别的内在规定性,是行政人员在行政行为中自我价值与行政价值的共同实现,是行政人员心理、观念、意识、理想等与行为相统一的总体性存在,是一种体现了其自我价值、尊严、品格的伦理存在。”iv三、行政文化与行政人格的关系(一)行政人格是行政文化的沉淀。从二者的内涵来看,本文主要借鉴了彭国甫教授对行政文化定义的相关内容,虽然其他学者对行政文化内涵从各方面也做了阐释,但都基本认为“行政文化是政治活动中的一种主观意识领域”[1]知识构成要素不同而已。行政人员本身是作为一种角色而存在的,它有自己的特定社会关系、特定的社会位置以及特定的行为模式。而行政文化正是公务员所应公共信守的行为模式、生活方式、人群关系即价值观念。[2]并且用以确定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他们各自的行为模式的具体的规则和规定,是一定行政思想文化和一定行政心理文化的凝聚和体现。因此,行政人格正是行政文化与行政人员这一角色的产物。(二)行政人格与行政文化是互动关系。人格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性或本质,它的形成和发展总是与一定的社会文化相联系,特定人格往往是特定文化氛围的必然结果。而人格在不断内化社会文化的同时,不断外化和再现社会文化,推动社会文化发展。文化与人格是呈互动关系的。[3]行政人员作为分化出来的一个职业群体,其角色人格的形成和发展是与其群体特有的文化一一行政文化相联系的。它与行政文化之间也呈现互动关系。行政文化通过社会化塑造、评价和再塑造行政人格。从这个角度讲,行政人格是行政文化的内化。同时,行政人格外化和再现行政文化,推动行政文化的发展。因此,行政人格与行政文化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和相互促进的,具有双向作用。四、行政文化对行政人格的塑造作用(一)行政文化影响行政人员的自我发展。自我的实际构造和活动是因文化而异的。在不同的文化中,人的自我构造就会不同。在马库斯和吉塔雅玛的书《文化与自我――对认知、情绪和动机的含义》中指出西方文化和非西方文化中的自我构造的不同。这种不同会影响或决定个体的意识经验,包括个体的认知、情绪和动机。就行政文化对行政人格影响的内容而言,行政文化的价值因素、信念因素影响行政人员关于行政管理活动的基本观点,并通过其公共行政观念体系渗透到行政实践之中;行政认知和行政理想影响行政人员的认识能力和分析判断能力,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行政行为的结果,而行政传统尤其是行政道德对行政人员的行政作风及品格都会产生明显的约束作用。所有这些影响形成行政文化对行政自我的综合力量,并最终影响行政人格的形成与发展。(二)行政文化影响行政人格的心理基础。一方面,行政文化为行政人格特定的心理过程的形成造就了环境基础。在行政人格形成中,行政文化通过对行政人员的心理活动过程的影响,使其形成预设的行政立场,约束其行为方式,构成行政人员的基本素质结构。另一方面,行政文化决定行政人员的思维模式,最终决定其行为方式。“实证主义行政文化强调以实证方法分析政府组织及其管理行为,要求行政工作人员通过科学实验来解决‘急待处理的问题’,从而使行政人员的目光主要放在微观行政问题上,进行具体行政行为的设计。人本主义行政文化教育以心理学为指导,突出人的动机研究,把行政人员的需要放到管理的首要位置,所以就管理活动而言,满足需要成为激励人的根本手段,行政人员的行为过程也就是不断追求需要的满足而被激励的过程。”[4](三)行政文化影响行政人格的历史类型。从行政文化的历史形态来看,农业社会的是以统治型的行政文化为主导的,整体上表现为行政目的的统治型、行政行为的专制性和随意性。行政人格上表现为高层官员的专断行和普通官员人格的依附性。而在工业化社会中,随着生产分工越来越细,行政领域被当成了一个独立的技术领域存在,它要求行政官员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统治型行政文化逐渐向管理型行政文化转型,行政人格所表现出来的依附性减少,行政人格的工具性逐渐显现。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使管理型行政文化向服务型星恒文化转变,它要求行政官员具有独立的行政人格,从而能够在行政过程中具有一定自主决定权和应承担某些行政责任。(四)行政文化影响行政人格的发展趋向。行政文化对行政人格的影响,关键在于行政人员对行政文化的“内化”,在于行政人员对行政文化的“理解”、“接受”和“回应”。只有当行政人员对行政文化有清楚、正确的感知时,行政文化才会对个人人格和行为发生作用。而经过个人内化后的文化就带有个人的特征,表现出不同的个人人格特征。行政文化对行政人格的塑造作用主要表现在对行政人员的自我发展、行政人格的心理基础、行政人格的历史类型和行政人格的发展趋向上。同时,行政人格在对行政文化内化后最终也将影响行政文化的发展。注释:i张险峰.试论行政文化[J].理论与改革,1990(5).ii(台)张金鉴.行政学新论[M].台北:三民书店出版社,1984:292.iii王沪宁.行政生态分析[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9:105.iv张康之.行政伦理学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192.【参考文献】[1]王沪宁.行政生态分析[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9:105.[2]张金鉴.行政学新论[M].台北:三民书局,1986:292.[3]陈建斌.公仆人格研究论纲[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4:279.[4]教军章.公共行政组织论[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5:399.

    上一篇:青春作家安东尼:生活从来不是非A即B

    下一篇:跌落6米深冰川裂缝被困12小时女童“毫发无损”